菜鳥集運自提點 > 推薦閲讀 > 正文

呂其明:一生創作 且歌且行

上海電影製片廠藝術委員會原副主任呂其明——

一生創作 且歌且行(奮鬥百年路 啓航新徵程·“七一勳章”獲得者)

清晨起牀、工作、早餐,工作、午飯、短暫午休,工作、晚餐、看新聞,工作、休息……生活如鐘錶般規律,半個多世紀以來,呂其明一直在堅持着同一件事情——音樂創作。

作為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交響樂作曲家,著名電影音樂作曲家,上海電影製片廠藝術委員會原副主任呂其明,先後為200多部(集)影視劇作曲,創作10餘部大中型交響樂作品、300多首歌曲。從《紅旗頌》到《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從《誰不説俺家鄉好》(合作)到《微山湖》……呂其明創作的旋律,留在了無數人的記憶之中。

“繼承父親的遺志,把自己的一切獻給黨和祖國”

撲通、撲通、撲通……油燈下急促的心跳聲。

1945年的一天,15歲的呂其明莊嚴宣誓,立志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

1930年5月出生的呂其明,10歲便隨父親到淮南抗日根據地加入新四軍,先後在新四軍二師抗敵劇團、七師文工團擔任團員。

呂其明入黨的那一年,他的父親呂惠生因叛徒出賣而壯烈犧牲。臨刑前,呂惠生在獄中寫下絕命詩:“忍看山河碎,願將赤血流。煙塵開敵後,擾攘展民猷……”這對呂其明的一生產生了重要的影響,“我是踏着父親的足跡一直前行的。繼承父親的遺志,把自己的一切獻給黨和祖國,就是我的人生信條。”

從一名孩童成長為有理想有信念的革命青年,呂其明在戰火中且歌且行。

1942年春夏之交,音樂家賀綠汀從上海來到新四軍二師淮南抗日根據地,在抗敵劇團指導工作。一天晚上,賀綠汀在樹下拉琴,一曲終了,他發現了坐在不遠處聽得入迷的呂其明。

得知呂其明只有12歲,賀綠汀笑道:“讓你父親想辦法為你買一把小提琴吧,你現在正是學琴的好時候。”3個月後,賀綠汀去了延安,但音樂的種子已在呂其明心裏深深播下。

1947年,呂其明被調入華東軍區文工團,分到了團裏僅有的幾把小提琴中的一把,心裏樂開了花。後來不管部隊走到哪裏,他都時刻把小提琴當寶貝一樣攜帶着、呵護着。

1949年11月,呂其明脱下軍裝,轉業到上海電影製片廠,在管絃樂隊擔任小提琴演奏員。每當演奏別人的曲子時,他都夢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作曲。1951年,呂其明調入北京電影製片廠新聞紀錄片組從事專業作曲,從此開始了電影音樂創作。

1959年,調到上海電影樂團任職的呂其明,在不脱產的情況下到上海音樂學院學習了5年作曲,系統地完成了作曲系本科的全部專業課程。

“紮根於民族土壤,作品才有強大藝術生命力”

“西邊的太陽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靜悄悄。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唱起那動人的歌謠……”這首《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是呂其明為電影《鐵道游擊隊》所作的插曲,至今廣為傳唱。

1956年,《鐵道游擊隊》開拍,26歲的呂其明看過劇本後,從作曲角度提了不少想法,均被導演採納。但這首插曲怎麼寫,攝製組內討論熱烈,有的説要寫一首抒情歌曲,有的建議寫一首進行曲。

呂其明提出:“我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看到過很多游擊隊員,他們都來自普通百姓。依我看,在他們口中,只有唱出具有濃郁地方風格的歌曲,彈土琵琶,才合情合理。”

呂其明堅信“生活是創作的源泉”。他説,自己創作的祕訣,就是向人民學習,向優秀民間音樂學習。

《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裏用到了許多山東民歌的元素,這歸功於解放戰爭時期呂其明在山東度過的幾年時光。“當時寫這首歌的時候,就像是打開了一扇閘門,水就噴瀉而出了。”呂其明説,“沒有任何的修改,真是一氣呵成。”

採風過程中積累的大量真實體驗,在呂其明腦子裏形成了內容豐富的“音樂庫”。他説:“紮根於民族土壤,作品才有強大藝術生命力,才能得到廣大人民的喜愛。”

1965年,上海街頭車水馬龍;臨街小房間裏,呂其明伏案疾書。他接受了為第六屆“上海之春”音樂會創作序曲的任務。這是中國第一部以歌頌紅旗為主題的器樂作品。這一年,他35歲。

領到這個光榮任務後,呂其明感到責任重大。長期在戰爭中的生活經歷,以及在紅旗下的成長經歷,一幕幕畫面躍入腦海:燃燒着的村莊,硝煙瀰漫的戰場,奮勇殺敵的戰士,血染的戰鬥紅旗和天安門的勝利紅旗……回首往昔,呂其明熱淚盈眶,樂思泉湧。7天后,《紅旗頌》創作完成。

《紅旗頌》以音樂的語言,深情描繪了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第一面五星紅旗冉冉升起的情景。呂其明説,“我所有的作品中,都融入了我對黨、對祖國、對人民的熱愛。只有這樣的作品,與聽眾的情感有了交匯點,產生了共鳴,才能聽得懂、傳得開、留得下。”

在1965年第六屆“上海之春”音樂節開幕式上,《紅旗頌》由上海交響樂團、上海電影樂團、上海管樂團聯合首演,迅速傳遍全國。此後的半個多世紀裏,這曲激昂、磅礴、深情的音樂,刻進幾代中國人的記憶裏。

“我一生就做了一件事,就是用創作踐行入黨誓言”

多年前,南京雨花台烈士紀念館請呂其明為紀念館譜曲。呂其明很快應承下來,並與館方約定不收取分文報酬。    

“我是烈士的後代,為烈士紀念館創作背景音樂,義不容辭。”父親呂惠生就長卧雨花台,呂其明將自己的感情傾注在這部作品中,每天五六點鐘即伏案創作。半年後,一部深沉、委婉、令人思緒萬千的《雨花祭》誕生了。之後,他又創作了《龍華祭》,獻給為解放上海而捐軀的烈士們。

在呂其明心中,“搞藝術是需要奉獻精神的!”這些年來,他的代表作《紅旗頌》在許多重要場合演奏,有人建議他收取版權費,呂其明卻一直不同意。

2007年前後,年逾古稀的呂其明決定寫一部新的交響組曲——《使命》(合作),在音樂舞台上謳歌黨的偉大歷史征程。經過4年的創作,作品終於醖釀成熟,並在黨的十八大召開之際推出。

藝無止境,呂其明始終覺得1965年自己在創作《紅旗頌》的時候“功力尚淺”。一直以來,他都在反覆推敲、修訂這部作品,終於在2019年定稿,獻給新中國成立七十週年。

2020年,廣大醫務人員奮戰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的事蹟,讓呂其明深受感動。他以電影《白求恩大夫》原創音樂為素材,傾力創作單樂章隨想曲《白求恩在晉察冀》,作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的獻禮作品。

呂其明一生都在用音樂傾訴對“紅旗”的摯愛。回想起當年在油燈下向黨宣誓,呂其明説:“我現在91歲,我一生就做了一件事,就是用創作踐行入黨誓言。”

本報記者 曹玲娟

[責任編輯:孫麗榮]

版權聲明

一、凡註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繫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