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集運自提點 > 新報調查 > 正文

天璽月子會所倒閉背後:借殼集資玩套路?

原來的天璽愛貝蕊恩月子會所已經易主   

近日,因天璽月子會所倒閉,實際負責人周偉新註銷了名下所有公司,一直躲着各路追債人,致使上百名會員、投資者血本無歸,上百名員工討薪無門。幾個月前,她的前夫王志遠,同樣用早教機構的名頭,如出一轍地套路了首府數百人。而對這接連發生的、手法並不高明的套路,相關職能部門表示監管乏力,使得受害者們維權之路異常艱難。

資金鍊斷裂

留下爛攤子

2月份至今,小杰(化名)一直奔忙於討薪。2018年至今年年初,小杰在首府的天璽月子會所做銷售工作。去年1月公司開始拖欠員工工資。小杰告訴記者,自己被拖欠14000多元的工資,目前有包括銷售人員、月嫂、護士、司機等崗位的90多名工作人員共被欠薪約80多萬元。

同樣被天璽月子會所坑了的還有大量會員,孟女士就是其中一員。她告訴記者,2020年3月她在位於呼和浩特金隅金融中心的天璽愛貝蕊恩月子會所坐月子,當時交了59800元,月子會所承諾這些錢將在3年之內全部返還給她,也就是她將錢借給月子會所,然後免費坐月子。返款5個月後,月子會所負責人周偉新不再給她打款。

現在周偉新已經聯繫不上,孟女士還被欠着4萬多元的返款。目前,參加返款活動的會員在維權羣裏的有90多人,她們都交了4萬元至7萬元不等的費用,多數人從去年開始被中斷返款。記者瞭解到,除了會員之外,還有不少投資者看重月子會所的發展前景,給周偉新投了幾萬元到幾十萬元的資金入股,最終也血本無歸。

據瞭解,2018年,天璽月子會所開業,註冊公司為內蒙古愛貝蕊恩母嬰護理服務有限公司,周偉新為該公司股東和高管,2019年12月收購香格里拉媽咪女人花月子會所,並將該會所改名為天璽女人花月子會所,註冊公司變更為內蒙古女人花母嬰護理有限公司呼和浩特分公司,2020年9月又變更為內蒙古拾月時光家庭護理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拾月時光)。

經營狀況最好時,天璽月子會所旗下分別有天璽愛貝蕊恩月子會所、天璽媽咪女人花月子會所和天璽優月月子會所。受疫情影響,去年年初月子會所經營遇到困難,天璽媽咪女人花和天璽優月相繼關門,將門店併入天璽愛貝蕊恩月子會所。

記者從小杰等員工提供的社會保險個人參保繳費證明上看到,2020年1~10月,社保繳費單位為內蒙古女人花母嬰護理有限公司呼和浩特分公司,而到了11月至次年2月,繳費單位變成了拾月時光。

喜佳喜不買賬

首府的林先生(化名)是天璽月子會所預付款會員,去年預交26000多元的全款,等待2021年3月妻子臨產時在這裏坐月子。隨着天璽月子會所倒閉,馬上臨產的林太太沒地方可去了。周偉新説自己沒錢給林先生退款,而與周偉新有着合夥關係的喜佳喜則拒絕讓林太太入住。

記者從知情人處瞭解到,今年2月份,拾月時光與內蒙古喜佳喜健康管理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喜佳喜)簽署了一份項目合作協議,將運營期間天璽愛貝蕊恩月子會所收益權的75%以30萬元轉讓給喜佳喜,轉讓完成後月子會所收益歸兩家公司及投資人王某所有。天璽月子會所最後一家店改為喜佳喜經營,原天璽月子會所員工們的工資也在2月份徹底停發了。

3月26日,記者來到喜佳喜瞭解情況,仍在經營中的月子會所還掛着“天璽優月”的門簾。工作人員稱負責人王利娜不在店裏,記者隨後撥通了王利娜的電話。王利娜承認2月份與拾月時光有合作關係,後來發現周偉新的諸多問題,就於3月16日解除了雙方合作關係,但王利娜並沒有向記者提供雙方解除合作關係的任何證明。

記者查詢得知,喜佳喜註冊成立於2021年1月26日,成立不到一個月就接手了原來的天璽月子會所。員工們向記者提供了一段3月份與王利娜交涉的視頻,視頻中王利娜稱拾月時光的欠賬法律上與喜佳喜沒有關係,但出於人道喜佳喜承認、也會承擔一部分欠薪,隨後喜佳喜的財務將與員工們核對每人被欠薪的情況,再進行公示並商議補發方案,但後來這些工作不了了之。兩家公司究竟有何合作關係記者不得而知。此時,周偉新名下的企業都已註銷或處於營業執照作廢狀態。

當天,記者撥通了周偉新的電話,她在電話裏稱自己不方便説話,稍後會回覆記者。但直到記者發稿,再也沒有聯繫上週偉新。

如出一轍的集資騙局

無獨有偶,去年下半年呼和浩特市譯珣早託機構(以下簡稱譯珣早託)也上演瞭如出一轍的套路。據知情人士稱,譯珣早託的法定代表人王志遠和周偉新曾是夫妻,兩人於2020年離婚。開辦於2017年的譯珣早託,高峯時在首府開設有10多家門店。2020年9月份開始,這些門店陸續關門,不僅讓在此託管的孩子們無處安置,也給家長們和投資人帶來了巨大經濟損失,更有數十名員工的工資被拖欠。11月18日,該機構法定代表人王志遠在會員羣裏宣佈,他本人已經被公安機關刑拘,公司即將申請破產,隨後就將羣解散,再也聯繫不上了。

據當時北方新報正北方網記者調查,就在大規模閉園的前兩個月即2020年7月,譯珣早託還搞優惠活動吸收資金。家長們只要交納29800元,就可分10個月返還25000元,剩下的4800元抵孩子6個月的學費。早託班6個月學費將近2萬元,返款活動看起來十分優惠,因此約有130多名家長參加了活動。可是後來不僅説好的返款沒拿上,時間最短的孩子只上了8天學,早託機構就關門了。

此外,還有四五十位投資者陸續向譯珣早託投資,金額從20萬~30萬元不等,這些投資者後來也血本無歸。據投資者、退費家長以及欠薪員工不完全統計,譯珣早託拖欠的錢大約有五六百萬元。

監管空白地帶的灰色操作

記者在天眼查、愛企查等APP上查詢發現,王志遠和周偉新兩人的經營行為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王志遠曾擔任內蒙古天璽優月月子服務有限公司、譯珣寶貝(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等30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偉新曾擔任內蒙古甜蜜優艾貝母嬰護理服務有限公司、無錫市譯珣寶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等法定代表人,並擔任內蒙古天璽優月月子服務有限公司、譯珣寶貝(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等股東,以及呼和浩特市譯珣托育家庭服務有限公司、內蒙古天璽優月月子服務有限公司等高管。

從他們的經營行為可以看出,從2017年以後,王志遠和周偉新開始經營早教機構和月子會所,並不斷擴張門店吸納會員和投資者。這兩類機構的共同點是准入門檻低、行業相關法律法規缺失、職能部門職責劃分不清、責任不明及機構自身的風控和質量管理體系薄弱等。還有一個誘人的共同點是,它們都能收取高額的服務費用,這些法律和監管的空白,為夫妻倆日後的集資提供了空間。

2018年左右,譯珣早託和天璽月子會所開始在產檢機構、社區等地大量投放廣告吸引消費者。他們用極具誘惑力的優惠返款活動吸納消費者的資金,又用描繪的無限商機和持續擴張的店鋪吸引投資者,並不斷招收員工。

2020年年初的疫情,可能是這場吸金遊戲被中斷的直接原因。因為不再有新會員繳費,很快早託機構和月子會所的資金鍊斷裂,無法返款、無法分紅、無法支付工資等問題逐漸浮出水面。很多人質疑,早教機構和月子會所除場地費用和人工費用,其實投入成本並不大,且資金回籠快,那麼王志遠和周偉新吸納的那麼多資金究竟流向哪裏?沒有人知道。

記者調查發現,王志遠和周偉新不僅在呼和浩特市開展業務,在區內其他盟市及南京、無錫、青島等地,也有他們的經營活動,涉及行業眾多。從2020年譯珣早託和天禧月子會所相續出現問題後,王志遠和周偉新陸續註銷名下注冊的公司或更換法定代表人。

消費者和投資人等

踏上維權之路

譯珣早託事件發生後,呼和浩特市賽罕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敕勒川市場監督管理所執法人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對於該機構發生的事,監管所是有所瞭解的,也去過公司的辦公地點,但已人去樓空,執法人員多次聯繫公司法定代表人無果。呼和浩特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也表示,就當時情況無法幫助退費家長,建議退費家長通過司法途徑維權。而被欠薪的員工們則陸續找到賽罕區勞動監察部門投訴,得到的回覆也是相似。

日前,天璽月子會所會員及投資者們再次找到敕勒川市場監督管理所報案,被欠薪的員工們也再次投訴至賽罕區勞動監察部門,結果與譯珣早託事件回覆一模一樣——建議受害者或向公安機關報案,或走司法訴訟程序。

記者瞭解到,部分參加返款活動的會員和投資人已經向所在轄區的公安部門報案,警方已經受理案件並展開調查;還有部分消費者向屬地法院提起了訴訟。

 文·攝影/北方新報正北方網記者  查  娜

[責任編輯:何娟]

版權聲明

一、凡註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繫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